谁是中国经济大空头[转]- 叶檀

2015年10月17日 | 标签: ,

谁是中国经济大空头?

叶檀 2015/10/15 每日经济新闻 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9818dcb0102w57u.html

任何改革手段最终是为了让多数国民过上有尊严的体面生活,任何不以国民福祉为目标的发展,最终将成为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。

1026日到29日,十八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。围绕这次重要会议有一系列推测,如十三五的GDP增长速度、国企改革、地方差异化发展等等,但最重要的议题显然是法治市场,使资源公平而高效地进行分配。

中国市场经济如果基本能在法治轨道上运行,多数国民消费能力得到提升,交易成本下降,即使GDP低到6.5%,又有什么关系,经济基础强大不可撼动。如果市场经济不能走法治之路,低效的僵尸企业源源不断地吸纳廉价社会资源,利益分配不由能力、税收决定,一个人能否成为富翁主要而由政府与权力机关的意志决定,这样的经济不管名义增长达到7%还是8%,迟早要付出惨痛代价。

巴西经济增速曾经与中国奇迹相当,阿根廷曾经是令人艳羡的富裕之国,但时间洗涤之后,彩色油漆背后斑驳陆离。这些国家相同的是贫富差距极大,并且没有能力 解决来自于权贵的轻松富裕之路,缺乏法律、税收等制度建设能力,从本质上来说,这些国家权贵富裕阶层就是这些国家经济的天然做空者。

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权贵市场色彩浓重,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那些特质,中国几乎一应俱全。

全球存在贫富不均问题,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贫富差距让人骨鲠在喉,不必引用基尼系数等经济数据,看看近几年移民在悉尼、旧金山、纽约购房的情况,就知 道中国财富分配多么不均衡,财富不均还不是最致命的,依靠关系、地位与血缘,能够轻而易举得到巨额财富,蒋洁敏、李春城等案例,一再证明了中等陷阱国家的 轻松钱是体制的巨大出血点。

与曾经的阿根廷相同,不公平地获得巨额财富的人不可能具备责任感,他们向全球离岸中心与发达国家转移财富,正像当初的阿根廷富翁向欧洲转移财富,他们把自 己的孩子送出国,正像当初的阿根廷贵族把根仍然留在欧洲,从本质上,这些人骨子里是本国经济的做空者,是财富到达地如英国、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的做多者, 尽管中国是他们的财富之源,但也成为财富成本的承载地。

非法治的市场与权贵并存的格局,业已造成系列发展难题,一方面市场成为成为少数上层权贵的资本操纵游戏,另一方面富裕阶层在境内消费难以提升,形成明显的 消费替代,富裕群体纷纷跨出国门进行消费,在全球各地背上中国贴牌制造的各种产品,从全球像角马一样来回迁徙。正如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研究证明, 富裕群体消费钝化,只有让更多的人拥有消费能力,才能真正提振消费。

中国高端消费向境外转移,据《新华网》报道,奢侈品专业研究和顾问机构财富品质研究院今年9月发布《中国奢侈品报告》,2014年中国消费者买走全球46%的奢侈品,当年出境游人数为1.17亿人,相比2010年的5300万人大幅1.21倍,人均境外购物消费632美元。

另据国务院扶贫办负责人1012日披露,中国目前以现行标准计算,贫困人口达7017万,而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“小康社会”的仅6年中实现全部脱贫,压力非常艰巨。

这些近乎民粹的论述,似乎可以得出简单结论,剥夺这些权贵剥夺者是有理的,笔者绝不赞同剥夺富人财富、更不会给移民贴上卖国的标签,强烈反对以剥夺的财富 实现普遍的贫困。这样做将使中国离法治经济越来越远,离中等收入陷阱越来越近。很简单,因为轻易的不经程序的剥夺,意味着新的权贵的诞生,意味着发展模式 的倒退。

法治而公平的制度才能产生长期的财富,才能让能力致富的财富生成模式生根发芽,让发展的成本通过税收方式进行较为公平的承担,同时,使绝大多数国民成为中 产收入阶层,以便有效地提高消费,进而倒逼出产品信用与严格的标准。只有中产收入阶层占主导的社会,才能谈得上理性与尊严的生活。

从具体手段上说,十三五期间,地方的差异化发展可以得到推进,国企的并购重组、混改模式会强力推进,而民间企业家的创新能力将受到极大呵护,对外开放进一 步加旨。但不管具体手段如何,如果资金仍然不可扼制流向僵尸企业,如果权贵仍然靠血缘发财,我们就可以对改革的结果做出最简单的推断。

中国经济发展不需要贴标签,无论以新加坡方式运行,还是德国方式运行,或者综合吸收各国所长,只要能够推进中国法治市场经济,都是好办法。

注:回来了,不再听某些人所说的“印第安人的嚎叫”

话说回来,印第安人不嚎叫

他们安安静静地排队,在最大的印第安人类博物馆

无论什么人种,绕来绕去的排队线路里,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插队

只有那些文物,在静静地大声诉说一个民族的历史

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.